關係網
  ●原區城管局局長的同鄉充當中間人,公務員與商人勾結透露標段信息
  ●為兩家清潔公司拿到市政道路清潔工程,幾人從中獲取千萬回扣
  上周五,一名叫做莫佛素的老年男子,在福田區人民法院出庭受審。莫佛素被檢方指控,在長達數年間向原福田區城管局局長黃卓君、原福田區城管局環衛科副科長黃小杏行賄92萬。莫佛素案,揭開了游走在官員與清潔環衛公司之間的中間人,是如何搭建起官商之間的利益橋梁,並從中獲取高額利益。
  生活作風問題引爆腐敗窩案
  知情人士透露,此案最早是因為劉平力被調查而引發。江西籍的劉平力曾擔任福田區城管局黨委書記、衛生局黨委書記,約在2012年中調任宣傳部任副部長,正處級幹部,案發時已接近退休年齡。
  知情人透露說,劉平力在福田為官口碑並不好,多次遭到舉報。劉平力被指收受了一名護士數萬元賄賂,還與其發生關係,承諾為其解決相關編製問題,但最終事沒辦成錢也不退,遭到護士老公的持續舉報。該事件在福田區廣為傳播,影響極壞。
  據悉,福田區紀委在查處劉平力之後,專門拍攝了一部宣教片,並組織處級以上幹部進行了觀看。劉平力在片子中承認與多名女性發生關係,並利用職務便利收受他人賄賂。
  知情人透露說,劉平力被查後,供出了其在城管局時的部下——原城管局環衛科副科長黃小杏,黃小杏又牽連出了已退休的原福田區城管局局長黃卓君。
  這一案件一直未有公開披露。就連上周南都記者聯繫福田區檢察院欲採訪該系列案,該院還以案件敏感為由,沒有接受採訪。該院僅在年度工作報告中以匿名的方式稱,2013年立案偵查已退休副局級幹部黃某某受賄案,旨在徹底打消貪腐者“安全著陸”的幻想。
  目前,涉嫌受賄的劉平力、黃小杏與黃卓君,以及涉案的行賄人均已經進入審判階段。
  上周五開庭審理的莫佛素行賄案,就揭開了游走在官員與清潔環衛公司之間的中間人,是如何搭建起官商之間的利益橋梁,並從中獲取高額利益。
  中間人能接觸到區長、局長
  行賄人莫佛素,汕尾籍,曾長期擔任深圳市廣恆豐實業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這家公司註冊於1994年,併在2005年註銷,系福田區政府國有企業。
  去年8月23日,福田區紀委將莫佛素的涉案線索移交給福田區檢察院,福田區檢察院隨後立案,併在8月25日在莫佛素的家中將其抓獲。
  莫佛素與原福田區城管局局長黃卓君相熟,兩人系汕尾同鄉。根據他的供述,2004年左右,生意人蔡炳林與福田區城管局環衛科工作人員黃小杏一起來找他。
  倆人談及深圳市宏利德清潔有限公司想參與福田區市政道路清潔工程項目,讓他去跟當時任福田區城管局局長的黃卓君說一說。
  莫佛素隨後約了黃卓君一起吃飯,黃卓君說要找區領導簽字,然後城管局上會討論通過。
  莫佛素供述稱,蔡炳林讓他去找任佩英(音)跑關係,說任佩英是時任福田區區長張某某的大學同學。莫佛素隨後從任佩英那拿到了張某某簽字的材料。一個月左右,黃卓君回覆說項目已經搞成了。
  而由於工程需要招投標,黃小杏作為標段劃分以及標書製作的工作人員,又提前泄露信息,最終幫助該公司中標。福田區城管局與深圳市宏利德清潔有限公司簽訂了相關合同,合同期為20個月,工程款總計為500多萬。莫佛素與蔡炳林、黃小杏商量之後,約定由宏利德公司支付回扣28%。
  除了運作宏利德公司獲取工程外,他們還運作了深圳市潔圳環衛有限公司進入福田區市政道路清掃項目。潔圳公司為此支付的回扣是32%。
  不給不行的回扣款
  雙方之間的合作以及利益輸送是長期的。宏利德公司自2004進入福田區之後,開始長期在福田區從事市政道路清掃工程。這家公司董事長周恆德的證詞顯示,從2004年到2009年,他的公司向中間人支付的回扣款約為500萬元。
  莫佛素的供述也印證了周恆德的部分說法。莫佛素稱,從2004年到2013年期間,宏利德公司為此支付的回扣為500萬元。而深圳潔圳公司為之支付的回扣則為600萬元。
  莫佛素的供述稱,他一共分給城管局官員黃卓君與黃小杏每人約140萬,分給另一名重要的中間人任佩英約為170萬,他和蔡炳林每人分到兩三百萬。莫佛素還提到,對於這名重要的中間人任佩英,每逢過年過節,他也要向該中間人送上6萬元的紅包。
  任佩英在證詞中則表示,其作為前述兩家清潔公司的顧問,為兩家公司在招投標過程中幫忙,在2004年到2013年將近10年時間里,分得的顧問費大約為320萬元。
  庭審中沒有顯示出原福田區區長張某某從中分得利益。張某某於2008年年初從深圳市人民政府副秘書長的位置上提前退休。
  被指控向兩名公職人員行賄92萬
  對於受賄的行為,黃小杏的供述顯示,他承認在2004年到2008年,在擔任福田區城管局環衛科工作人員、副科長期間,為幫助宏利德公司進入福田區承接市政道路清潔工程,介紹了莫佛素、蔡炳林給周恆德認識。在這一過程中,他還向宏利德公司提前泄露標段信息、併在考核時予以關照傾斜。他承認,在2004年到2008年期間收受了44萬元。
  黃卓君的口供則稱,在2004年和2005年期間,他在擔任區城管辦主任、城管局局長期間,幫忙前述兩家公司進入福田承接工程,其間分多次收到賄賂48萬元。黃卓君在2006年當選為福田區人大常委委員,提拔為副局級幹部,併在2007年左右退休。去年被查處時已經退休多年。
  對於莫佛素供述與黃小杏、黃卓君供述之間數額的巨大差異,莫佛素在庭上解釋說,年紀大了,記錯了。而福田區人民檢察院指控莫佛素向黃小杏和黃卓君行賄的數額也分別是44萬和48萬,共計92萬。
  莫佛素目前處於取保候審階段。他請求法官判處他緩刑。他說他患上淋巴癌,處於化療期。妻子也患上直腸癌,化療之後已經複發,目前仍在治療。並向法庭提交了相關病歷。案件尚在進一步審理中。
  反思
  尚未解決的問題:形同虛設的招投標制度
  這一案件中,顯示出的問題還在於,這些政府發包的清潔環衛工程,錶面上看走的是公開的招投標程序,但實際上既受到領導意志的影響,又受到基層工作人員的操控,招投標制度形同虛設。
  相關的供述就顯示,有了區長的簽字,城管局開個會,一家公司就獲得承包商資格。而基層的原福田區城管局環衛科副科長黃小杏的供述中稱,他作為標段劃分、標書製作方面的負責人,提前泄露相關信息,併在考核中予以關照,最終讓這家公司中標。
  這一貪腐案件雖然已除,但是對招投標的質疑仍然存在。如今年6月,就有環衛企業投訴稱,龍崗龍城街道大運場館周邊道路清掃保潔採購招標涉嫌為其他企業量身定做,不過當地招投標部門予以否認。
  本版採寫:南都記者 李亞坤
(原標題:看看腐敗掮客的朋友圈)
(編輯:SN182)
創作者介紹

京都大阪

uz79uz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