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在日本沖繩,一架“魚鷹”傾轉旋翼機抵達美國海軍陸戰隊普天間空軍基地。
  參考消息網12月30日報道 美國外交政策聚焦網站12月19日發表題為《沖繩:努力阻止美軍“把重心轉向亞洲”的小島》的文章,作者為克裡斯蒂娜·阿恩,全文編譯如下:
  12月10日是國際人權日,新任沖繩縣知事翁長雄志在這一天走馬上任了。
  上月,沖繩民眾讓翁長獲得壓倒性勝利,因為他的競選綱領是,反對在沖繩北部建一處新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基地。他以“整個沖繩”為競選口號,誓言“要用我可以使用的各種辦法阻止施工”和讓海軍陸戰隊“魚鷹”運輸機離開,他稱,這是“阻礙沖繩發展的最大障礙”。
  翁長獲勝(他獲得了三分之二選民的支持)被視為沖繩民眾公投反對安倍晉三提出的深化日美同盟來進一步使沖繩島軍事化的說法。
  諱莫如深的沉重話題
  我在12月初前往沖繩參加一個女性與建設和平會議,並聽取沖繩民眾對華盛頓計劃的意見,即把不受歡迎的美海軍陸戰隊普天間空軍基地從宜野灣市中心遷至原生態的邊野古灣。
  當我在東京成田國際機場轉機,等候飛往那霸的航班時,很顯然我是要前往一處美軍基地,因為在登機區,大部分是身穿便裝和迷彩服的美國軍人及其家屬。
  在候機時,我和一名高個的非洲裔美國海軍陸戰隊員共坐一桌,他叫拉莫內。我問他為什麼要入伍,他說因為當時自己需要一些改變,但母親堅決反對他入伍,因為他的外祖父從二戰回來後就“不對頭了”,而他的舅舅也從來沒有從“沙漠風暴”行動中完全恢復過來。
  但南卡羅來納州機會有限,參軍對他來說是好事,而且他也確實得以迅速提升。拉莫內有兩個女兒,他說覺得在沖繩養家糊口要比在國內安全得多。在我們熟絡後,我問拉莫內,他覺得新當選的沖繩縣知事怎麼樣。他輕聲笑了一下,回答說:“他有不同的想法。”
  拉莫內是駐沖繩的2.6萬美軍中的一員。他們和家人一起組成了與138萬名沖繩人比鄰而居的約5萬美國人。雖然我對拉莫內和他的家人在這裡可能要比在國內面對更少的歧視和暴力感到高興,但在知曉美國當下對沖繩的軍事占領對當地人來說有多麼的暴力和困苦後,我深感困擾。
  這讓我想起最近在火奴魯魯與我的理療師進行的一番交談。他女兒和在海軍陸戰隊服役的丈夫住在沖繩。她也說,他們喜歡住在沖繩,雖然和當地人沒有多少接觸。當我最終鼓起勇氣,鼓動她談談美軍對沖繩婦女的暴行時,她回答說,由於“個別壞家伙”的行為,駐沖繩的美國軍人令人遺憾地處於種種限制之下。
  可是,當我與沖繩當地人交流和觀察可能建在邊野古灣的美海軍陸戰隊基地新址時,我就能理解翁長的勝利為何對持續幾十年的爭取沖繩主權的鬥爭有著非同一般的意義。
  沖繩民眾的長期鬥爭
  美軍把沖繩描述為“太平洋的基石”,因為這裡與亞洲的幾大城市,包括首爾、東京、臺北、香港、上海和馬尼拉都比較近。據研究日本問題的學者加文·麥科馬克說,邊野古對華盛頓包圍中國和朝鮮的戰略至關重要。他說:“這處所謂的普天間替代設施是一處陸海空基地,擁有自己的深水港。修建這處基地的目的是在整個21世紀將其作為美國在東亞陸海空軍的最大中心。”
  1945年,隨著日本成為戰敗國,沖繩落入美國之手。雖然之後於1951年簽署的《舊金山合約》讓日本獲得獨立,但美國繼續控制沖繩超過27年。1972年,美國把沖繩交還日本,但華盛頓和東京簽署的一項秘密條約允許美國保留在沖繩的軍事基地。
  二戰期間,沖繩是發生過陸戰的唯一日本人口稠密區,四分之一的沖繩人遇難。據“沖繩婦女反對駐軍暴力行動”組織創建者高里玲代說,戰後,美國占領軍把因戰爭而無家可歸的沖繩人投入集中營,還徵用最肥沃的土地修建基地。沖繩占日本陸地面積不到1%,但74%的美軍基地建在這裡,而這些基地占去沖繩土地總面積的五分之一。
  1995年,在3名美國兵殘暴地輪姦了一名12歲女孩後,沖繩民眾發動大規模抗議活動,要求美軍基地搬離沖繩。這一情況也震動了東京。1996年,日本不得不與華盛頓重新談判,成立有關沖繩的特別行動委員會,開始把駐日美軍人數削減20%——包括關閉宜野灣市的普天間基地。就像一個炸麵包圈一樣,普天間基地占宜野灣市中心的30%,周圍是托兒所、學校、大學和醫院。它們在戰鬥機、直升機和航母發出的巨大噪聲中運轉。
  可是,美國很快用一項把普天間基地遷至邊野古灣的施瓦布營的提議,取代了關閉該基地的承諾。這一逆轉引發巨大憤慨。在過去的18年裡,沖繩民眾每天都在施瓦布營大門口和海上舉行抗議活動,阻止建設新基地。
  誰的安全?不是沖繩婦女的安全
  高里玲代說:“在過去69年裡,沖繩深受美國駐軍之苦。”作為一名社會工作者,她與遭遇性暴力的幸存婦女打了20多年交道。
  高里遞給我一份文件,內容是在戰後的幾十年裡,美軍對沖繩婦女犯下的種種罪行。由於沒有官方記錄,她和其他人只能在1945至2012年的警方報告和剪報中搜索。他們把這些搜索結果彙編成一份令人震驚的長達26頁的報告,後者顯示美軍對沖繩婦女和女孩的暴行不只是“少數壞家伙”的問題,而是群體性犯罪。
  在朝鮮和越南戰爭期間,從戰場上返回的美軍(其中許多人罹患創傷後應激障礙)對沖繩民眾,尤其是婦女和女孩犯下大量暴行。據高里說,在這幾場戰爭期間和戰後,強姦和暴力犯罪案件激增。她解釋說:“他們從離開戰場後,(精神和行為)都處於非常可怕的狀態,然後就暴力侵犯婦女。”高里說,為控制闖入當地民宅綁架婦女和女孩的軍人,“美軍甚至在基地周邊建立了不少妓院。”
  24歲的砂川麻紀是沖繩基督教大學的研究生。她解釋了自己為何反對美軍占領沖繩。第一,她上初中時,一架美國海軍陸戰隊直升機墜落在沖繩國際大學的圖書館,當時她的哥哥剛好在那裡。雖然沒有學生受傷,但這給她提出一個問題,為何美軍基地離他們住的地方這麼近?第二,上中學時,一位密友向她吐露了一個秘密,說自己曾被5名穿便服的美軍輪姦過。砂川說,她這位朋友從未把此事告訴父母或者警察,但在過去8年裡,女孩罹患嚴重抑鬱,以至於沒法完成中學學業。
  美國《星條旗報》上的一份圖表顯示,在2011年,世界各地的美國海軍陸戰隊基地報告了333起性侵婦女的案例。沖繩發生67起,是排在佛羅里達州傑克遜維爾的勒瓊軍營之後的第二大案發地。相關部門試圖限制士兵的活動,但性侵案件仍不斷發生。例如,在2012年,從得克薩斯州沃思堡短期派到沖繩的2名美國水兵攻擊和強姦了一名沖繩婦女。與大多數性侵案無法給女性幸存者帶去正義的情況不同,這兩名水兵在日本法庭被審判和定罪,被判入獄10年,目前在一家日本監獄服刑。高里說,由於對婦女和兒童的暴力事件增加,“我們在勞動節和7月4日的美國國慶日期間都很害怕。”
  當我們坐船在邊野古灣和大浦灣穿行時(在160公頃海域上填海造地、修建2條大型跑道和裝卸碼頭的計劃正在進行之中),我與幾名積極分子交談。他們有年輕的,也有年老的,但都致力於阻止施工。
  44歲的農場主宮城健志說,他在7月份放棄了田地,加入抵制運動,乘小船在海上監視。宮城說,他和其他積極分子要保證生物種類繁多的邊野古灣和大浦灣生態系統以及儒艮(一種海牛屬的海洋哺乳動物)的生存受到保護。日本環境省把儒艮列為“極度瀕危”物種,美國也將之列入瀕危物種名單。
  據麥科馬克說,美國國防部發現,在這片海域生存的5334個物種中,有262個即將滅絕。五角大樓的這份報告宣稱,在這兩個海灣幾乎沒有儒艮活動,但調查人員在最近2個月的調查期間發現,有100多頭儒艮在填海造地的海域生活。這促使日本和美國的保護組織起訴五角大樓,要求其停止施工。
  沖繩民眾還提到美軍基地在歷史上的化學污染問題。上月,日本防衛省開始在沖繩市足球場挖掘去年在這裡發現的一桶桶有毒除草劑。今年7月,日本政府在嘉手納空軍基地旁邊的填海地還挖出了88桶用來生產“橙劑”的原料。
  沖繩民眾強烈抵制在邊野古灣修建新基地一事不僅是對奧巴馬政府把軍事重點轉向亞洲的挑戰,還令人意識到在世界各地的幾百處美軍設施造成的人為傷害和生態影響。最重要的是,沖繩的民主勝利將為菲律賓、關島、韓國濟州島發生的類似鬥爭帶來希望。憑藉專註的持久性和非暴力抵抗,它們也許能夠阻止世界上最強大的戰爭機器。
(原標題:美媒曝光駐沖繩美軍惡行:輪姦女學生 埋藏化學毒劑)
創作者介紹

京都大阪

uz79uz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