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 涌  李故靜
  近一段時間以來,俄羅斯經濟形勢日益嚴峻。俄羅斯有著與美國旗鼓相當的大棒——軍事力量,卻恰恰缺乏美國擁有的另類杠桿——金融力量。與軍事力量單方面發展不同,金融力量的培育需要挨打者的緊密配合。蘇聯解體以來,俄羅斯在西方專家與理論的指導下,積極施行經濟金融化,國際金融資本滲透到俄羅斯經濟各個領域。美國對俄羅斯的金融優勢,是俄羅斯人自己幫助美國人製造出來的,如今用以對付自己的有力武器。正因昔日的精心佈局,方有今天的金融開戰。
  值得關註的是,西方對俄羅斯發起金融戰,中國不可能置身事外。中國與俄羅斯關係日趨緊密,同受美國日趨嚴重的“關照”。個性倔強的俄羅斯只是美國眼下的在背之芒,而快速成長的中國正在成為美國霸權的長久之痛。
  筆者喜歡看“動物世界”,有趣地發現,獅群越是饑餓的時候,對小動物越是不感興趣,而對捕殺斑馬、水牛等大型獵物的欲望越強烈。2008年美國金融危機沒有實現所謂的“市場清零”,風險與問題依舊鬱積在美國經濟體(包括華爾街金融機構)內部,而且日益嚴重,因此轉移風險、轉嫁危機成為華爾街的戰略選擇。東歐劇變、蘇聯解體,饑餓的華爾街獅群獲得的不只是一頭水牛,而是一頭大象,如此“新經濟”的好日子過了十多年。時下,處於新危機邊緣的華爾街巨頭急需捕殺另一頭大象,以填補它們的轆轆飢腸。
  環顧世界,中國高度契合華爾街要捕獲的那頭大象。多年來,如火如荼的金融自由化刷新了中國經濟積累與增長方式,中國的資產價格決定權越來越多地由國際金融資本決定;國際投機資本滲透到中國經濟的每個角落,將中國各類資產虛擬化,使之具有充分流動性;在人民幣國際化的驅動下,資本項目離完全開放也僅有一步之遙,金融監管名存實亡;金融自由化、經濟金融化使得昔日的局部風險、結構性風險如今被改造成系統性風險,一旦局部生出星星之火,風助火勢,很可能火燒連營。
  最大問題是,我們尚未意識到迫在眉睫的金融與經濟風險。不僅如此,我們還在炫耀所謂坐二望一的成長業績。魯迅先生曾經告誡:倘是獅子,誇說怎樣肥大是不妨事的;如果是一頭豬或一隻羊,肥大倒不是好兆頭。在動蕩與危機、(金融)戰爭與(顏色)革命於世界越來越顯著之際,我們依舊在自說自話地描繪“戰略機遇期”的願景。然而,這隻會麻痹自己,哄不了國際投機資本。
  在世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發動與主導的金融戰爭與顏色革命愈演愈烈,而且已是兵臨城下,火燒家門。這邊廂香港街頭搞起顏色革命,那邊廂金融大鱷在股市匯市通過做空大把撈錢。這隻是一個序幕與預演,國人對此似乎重視不夠。殊不知,新一輪金融戰火已經燃起,中國需要高度警惕。▲(作者分別是國家戰略研究中心研究員、武漢市社科院學者)
(編輯:SN090)
創作者介紹

京都大阪

uz79uzndo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